小班网:http://sdlxxbh.cn 一家专注于历史知识分享的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奇闻 > 正文

薛宝钗简介(红楼第一腹黑女薛宝钗)

班建红

2023-09-03 14:00:30 《历史奇闻》seo专员
已阅读

  薛宝钗,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女子。爱她的人多不胜数,讨厌她的也大有人在。爱她的骨骼莹润、举止娴雅,爱她的品格端方、容貌丰美,爱她的安分随时,藏愚守拙。薛宝钗之美,借用《增广贤文》里一句话,就是:“大抵爱她肌肤好,不敷红粉也风流。”恨她的什么呢?恨她的面热心冷、恨她的自私绝情、恨她的八面玲珑、恨她的满腹心机……可是明知道她有这样那样的毛病,却依然抵不住她的魅力,正应了占花名时签上面的那句话: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。

  有调查显示,喜欢薛宝钗的人,大大多于喜欢林黛玉的。尤其是男性读者。不过大多也是未结婚的男同胞,涉世不深,还没看出薛宝钗其实是个女强人。

  家讲坛的马瑞芳老师就曾开玩笑地说:

  “薛宝钗最适合从政,她要生在这年头,至少能做到副部级!

  这样的女子,要么自己是政界商界的女强人,要么就整天唠叨,逼自己的老公儿子做强人!

  女儿身的薛宝钗,当然不能为官做宰,也不不能指望她哥哥薛蟠,就只能把理想抱负寄托在贾宝玉身上,总是劝他把心思放在举业和仕途经济上面,结果遭到了贾宝玉无情的讽刺,说她和袭人,

  “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,也学的钓名沽誉,入了国贼禄鬼之流。……,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!

  现任红学会会长张庆善先生,认为“薛宝钗是书中最复杂的人物”。我倒认为贾宝玉的性格设计是最复杂的,最让人看不懂的。

  薛宝钗人物性格形象其实并不复杂,她就是典型的正反两面型:

  正面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优点,背面是别人察觉不到的缺点。

  正面看起来有多“动人”,背面隐藏的就有多“无情”。

  清朝的《红楼圆梦》里就说,薛宝钗和袭人,都是“假道学而阴险”之人。其实是说薛宝钗是正反两面、表里不一。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腹黑女、心机婊!

  这个帽子确实有点大,很多人承认薛宝钗会耍小心机,会做人。但要说她是腹黑女、心机婊,很多人要骂我是胡说八道了。

  关于薛宝钗有心机,历来研究发掘的文章很多,主要有她和薛姨妈、莺儿策划‘金玉良缘’的虚假宣传,以及她说话做事,明显就带着很强的目的性。在这我就不拾人牙慧、老调重弹了。

  我重点向大家揭示书上是如何写薛宝钗“腹黑”的。

  我所有的论据,都出自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文本,是通过书中字里行间,来揣摩人物的性格、行为、动机,并非是因为薛宝钗的影射关系,刻意来挑她的毛病。在红楼梦前80回里,目前我发现有四处,是揭示薛宝钗腹黑的,还有一处有争议,放到最后来讨论。单这四处,一次比一次厉害,一次比一次明显,宝姐姐的美人心计,可谓是步步惊心。

  “美人心计”(1):扑蝶嫁祸

  故事发生在第27回,‘滴翠亭杨妃戏彩蝶,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’。

  先看看这回目,写得多好啊,对比多强烈啊——

  薛宝钗是戏弄,林黛玉在悲泣;

  一个青翠欲滴,一个是片片残红。

  青和红的寓意很明显吧,会想到青红皂白的成语吧,会想到清朝明朝吧?

  一个是杨贵妃,胖美人;

  一个是赵飞燕,瘦美人。

  环肥燕瘦,暗示了绿肥红瘦,薛宝钗代表绿、代表青;

  林黛玉代表红,代表朱。其实就是暗示了明亡清兴。

  明朝进入了末世,清朝正在兴盛。

  宝钗扑蝶,和黛玉葬花一样,都是红楼梦里的经典场景。但很遗憾,历来的解读都大错特错!

  黛玉葬花,绝非多愁善感的行为艺术!

  宝钗戏蝶,也不是天真烂漫的少女怀春!

  只要看着对比强烈的回目,就可见作者用笔之深、用心之苦啊!

  宝钗扑蝶

  历来红迷和红学家们,都对“宝钗戏蝶”这一段是津津乐道。我记得我上高中时,语文课本课后阅读,就有“宝钗扑蝶”的解读,大体是这样的:

  说宝钗扑蝶,生动地体现了薛宝钗的天真烂漫的少女情怀——因为,薛宝钗那样贤良淑德、端庄大方、少年老成的美人儿,难得地放下架子,玩起了扑蝶的游戏。可见宝姐姐也有青春烂漫的时候嘛,也有少女怀春的时候嘛。

  这听起来还蛮有道理的。单独看这段情节,这样解读并没有什么问题。可这并不符合作者的原意。因为就是这个‘天真烂漫’的女孩,却做出了一件嫁祸别人的龌龊事,实在让人大跌眼镜。也不得不让人怀疑:

  这是浪漫无邪的少女天性,还是别有用心的‘美人心计’?

  百度百科的解释是:这恰恰体现了薛宝钗的机智。

  栽赃嫁祸,还说是机智?明明是人品问题,却还夸智商高,这逻辑也只能让人呵呵了。

  【扑蝶】

  我们先看看宝钗扑蝶的细节——

  薛宝钗为什么要扑蝶?直接原因当然是蝴蝶可爱。书上写

  “忽见前面一双玉色蝴蝶,大如团扇,一上一下迎风翩跹,十分有趣。”

  请注意‘玉色’二字。对蝴蝶的形容,彩蝶是见得多的,各种颜色都说得通,而这玉色,让人感到很迷糊。因为玉的颜色不是唯一的,有黑玉,有白玉,有红玉,有青玉……作者为什么偏偏用玉的颜色来形容?而且还是一对?

  一对玉色,岂不是双玉?双玉者,大观园谁不知道双玉是谁?乃宝玉、黛玉啊!

  贾母就称宝玉、黛玉为“两个玉儿”。

  这样一想就明白了,如果是其他颜色的蝴蝶,宝钗未必会去扑,但偏偏是玉色的,还是一对,还迎风蹁跹,恩爱得很——这犯了宝钗的忌讳,宝姑娘岂能容你?

  于是向来举止娴雅的她,此刻也不顾形象了,立马掏出扇子,恨不能立马拍死这对狗男女……不,是这对玉色蝴蝶!书上说:

  “倒引得宝钗蹑手蹑脚的,一直跟到池中滴翠亭上,香汗淋漓,娇喘细细。”

  也就是说宝钗扑蝶,并非出自其少女天性浪漫,而分明是蓄意为之。按理来说,看到一对蝴蝶恩爱双飞,少女睹物思人、触景生情,理应羡慕、祝福才对,或者发些‘落花人独立、微雨燕双飞’的感慨,哪有还去追扑、戏弄、拆散它们的?根本原因在于那对蝴蝶是玉色的,不由得让她想到了宝玉、黛玉。

  【嫁祸】

  我们接着看薛宝钗是如何“嫁祸”的。

  扑蝶,只是体现了宝钗心底里对‘双玉’的醋意,毕竟情逢敌手,吃醋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接下来,就不只是心里想想,而是公然嫁祸情敌,直接发起攻击了。

  书中说,宝钗听到了小红和坠儿的对话,小红怕被人偷听到,要打开窗子。这时书中对宝钗的描写,顿时让宝钗的形象大跌。

  宝钗在外面听见这话,心中吃惊,想道:

  “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,心机都不错。这一开了,见我在这里,他们岂不臊了。况才说话的语音,大似宝玉房里的红儿的言语。他素昔眼空心大,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。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,一时人急造反,狗急跳墙,不但生事,而且我还没趣。如今便赶着躲了,料也躲不及,少不得要使个‘金蝉脱壳’的法子。”

  注意里面的这些字眼,我们都说林黛玉说话刻薄尖酸,但林妹妹不过是冷嘲热讽,骂骂老婆子,取笑下刘姥姥这样的劳动人民,却从不曾说出这么狠的话来。薛宝钗可是品格端方,向来大得民心的,怎么这样骂丫鬟们?

  或许你会说,这只是在心里骂,又没直接骂出来。其实心里骂更能反映一个人的本性。嘴里说的极好听,心里却在暗骂别人,这样的人不是更可怕吗?这不就是东北老话说的‘当面喊哥哥,背后操家伙’吗?

  这也说明她平时里对丫鬟婆子们的热情热心,全是假的。原来她不过是个嘴甜心苦、面热心冷之人。

  那我们要问问:这小红到底哪里得罪她了?竟然说人家是“奸淫狗盗”之人,是头等“刁钻古怪”的东西。

  林小红和薛宝钗没有任何交集,根本谈不上会得罪她。但错就错在在林小红也有林黛玉的影子,就好比那对蝴蝶偏偏是玉色一样,这也犯了薛宝钗的忌。贾宝玉是见了红的就喜欢,见了绿的就希望快点过去,所以怡红院的匾额是“怡红快绿”。薛宝钗是见了绿的就喜欢,见了红的就讨厌。见了金就喜欢,见了玉就感冒。

  林小红,原名林红玉,是荣国府二管家林之孝的女儿。因为名字犯了林黛玉,被迫改名小红。她名字里既有红,又有玉,性格相貌,也颇似黛玉。这好几样都犯了薛宝钗的忌讳。宝钗岂能对她有好感?

  薛宝钗骂小红那些话,与其说是骂小红,不如说是骂黛玉。宝钗因为恨黛玉,进而厌恶黛玉这一类人。小红、晴雯、紫鹃和黛玉属同一类人;袭人、莺儿、宝钗是属一类人。于是恨屋及乌,才会那样恶毒地攻击小红。

  如果没有这段心里独白,而直接做出下面的行为,我们尚且可以说宝钗是率真、机敏,是下意识的行为。但正是有了这样的心里独白,正是她心里已经有了对小红的成见,同时也知道林妹妹又是个尖酸刻薄的,可她偏偏还要嫁祸给林妹妹!

  她那么通情达理,应该拿自己的丫鬟莺儿来顶缸,甚至哪怕是嫁祸给史湘云、袭人、平儿她们也好啊。可她偏偏借此离间两个同样刁钻古怪的人,让她们互相猜忌。这完全是薛宝钗的别有用心了。我们再重温下原文:

  宝钗便故意放重了脚步,笑着叫道:“颦儿,我看你往那里藏!”一面说,一面故意往前赶。那亭内的红玉坠儿刚一推窗,只听宝钗如此说着往前赶,两个人都唬怔了。

  宝钗反向他二人笑道:“你们把林姑娘藏在那里了?”坠儿道:“何曾见林姑娘了。”宝钗道:“我才在河那边看着林姑娘在这里蹲着弄水儿的。我要悄悄的唬他一跳,还没有走到跟前,他倒看见我了,朝东一绕就不见了。别是藏在这里头了。”

  一面说,一面故意进去寻了一寻,抽身就走,口内说道:“一定是又钻在山子洞里去了。遇见蛇,咬一口也罢了。”一面说一面走,心中又好笑:这件事算

  这只是薛宝钗第一次用计,离间林黛玉和小红,可以说是小试牛刀。在吴本后28回里面,薛宝钗还有个更加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反间计,也是离间黛玉和小红的,并直接导致小红被误杀,黛玉内疚自杀。善良的人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,痛斥吴本是胡编乱造的伪作。但回头看看宝钗扑蝶嫁祸这一段,再去看吴本后面的反间计,才发现作者早已埋了伏笔。吴本在扑蝶嫁祸这里有条批语,说“宝钗、红玉无端相遇,非闲笔也,伏线千里。

  也就是说小红在80回后,与薛宝钗还要重大交集。

  ‘扑蝶嫁祸’,只是宝钗向黛玉发难的第一件事,后面还有一件一件接着来,可谓一计不成再生一计。

  “美人心计”(2):烧纸告密

  故事发生在第五十八回,《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》。

  这段故事是说:清明节那天,藕官在园子里烧纸,私自祭奠死去的菂官,被恶婆子夏嬷嬷当场抓住,幸亏贾宝玉替她圆谎,勉强替藕官解了围。

  问题是夏嬷嬷怎么知道藕官在偷偷烧纸?

  书中说 贾宝玉很纳闷,批书人也说很纳闷,最后也没写明到底是谁告密。这事也成了红楼梦里小小的悬案。

  或许你会说,恶婆子是碰巧遇见的,宝玉不也是碰巧的吗?但显然夏嬷嬷是得到消息,直接来抓人的,并且说已经回了奶奶们。

  第二,夏嬷嬷已经知道是烧纸钱,而不是烧林妹妹的烂字纸,并且抓了几片走,当做证据。

  第三,给藕官的罪名都定了,说她是“不守规矩、胡闹,这种事连宝玉都不能做的,你算什么阿物儿?”

  要不是有贾宝玉为她百般辩解,藕官这事的后果很严重。

  那夏嬷嬷是怎么知道藕官在烧纸钱?显然是奶奶们打发她来的。

  那奶奶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

  请看前面一段:

  贾宝玉正胡思间,忽见一股火光从山石那边发出,将雀儿惊飞。宝玉吃一大惊,又听那边有人喊道:“藕官,你要死,怎弄些纸钱进来烧?我回去回奶奶们去,仔细你的肉!”宝玉听了,益发疑惑起来。

  显然,正是这个人告诉奶奶们,奶奶们让夏嬷嬷来抓人。

  那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

  是她碰巧遇见的吗?

  也不是!你仔细琢磨她那句话——“藕官,你要死,怎弄些纸钱进来烧?我回去回奶奶们去!”

  这段话信息量很大,而且一口气说完,压根不给藕官分辩解释的机会。

  先是大呼 ‘藕官’ 的名字,让周围的人都听见了。

  接着指出藕官在烧“纸钱”,而不是林黛玉废弃的字画。

  然后直接去告状,恶婆子很快就来了。

  如此看来,这个人不是恰好撞见,也是事先得到了消息,只是到现场确认一下,因为她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,也不给藕官丝毫辩解的机会。

  所以问题最后变成了,到底是谁告诉了前面这个人的?

  那我们看看,藕官烧纸这件事,原本有几个人知道。

  藕官说:“我这事,除了你屋里的芳官,和宝姑娘的蕊官,并没第三个人知道。”宝玉听了,心下纳闷。

  也就是说,藕官在园子里烧纸的事,只有芳官和蕊官知道。

  宝玉觉得很纳闷,因为他认为芳官、蕊官不至于出卖藕官。首先看芳官,她是十二官里最能挑头挑事的,当时就带领大家,跟赵姨娘大打出手。她是这批女官中的女汉子,她也最厌恶那些老婆子,当然不会向那些婆子们,出卖自己最好的朋友。

  事后宝玉终于跟芳官问起了这事,芳官说:藕官烧纸是为了祭奠死去的相好——菂官。而且每逢过节,藕官都有烧纸,但以前都没出过事。后来补了蕊官。结果这次出事了,被人抓了现行。

  由此看来,蕊官是有告密的重大嫌疑。但后来的文本,发现蕊官 和 藕官其实关系很好啊。蕊官经常找机会去林黛玉那里找藕官玩。到后来“三个人寻死觅活,都要剪了头发做尼姑去”。所以蕊官也不会出卖藕官。

  但不主动出卖,不代表没有无意中泄露啊?

  蕊官是分配给了宝钗当丫鬟,在蘅芜苑,她跟谁的关系最好?是莺儿。而莺儿又是薛宝钗的贴身丫鬟。那有没有可能,蕊官无意中说起了藕官偷偷烧纸祭奠的事?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最后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莺儿就将这事告诉了宝钗,宝钗再安排个人去抓现行,然后去告诉奶奶们。这样一来,藕官怎么也搞不清谁是真正的告密者了。

  莺儿这丫头,看似不显山露水的,却是宝钗得力的耳目。大家印象最深的,是主仆俩唱双簧,一唱一和,制造金玉良缘的舆论。平时,宝钗隔三差五地派莺儿去林黛玉的房里,名义上是嘘寒问暖、问药送汤的,实际上是随时打探情敌的动静。也难怪 每次黛玉和宝玉在一起时,宝钗总能及时地又不合时宜地出现。

  除了莺儿和蕊官有嫌疑,还有一个人有更大嫌疑,那就是薛宝钗的母亲薛姨妈。原来清明节期间,贾府的贾母、王夫人等人,都去京城为老太妃守孝去了,于是把薛姨妈请进园子照顾孩子们,薛姨妈住在哪呢?恰恰住在林黛玉的潇湘馆里。而藕官是林黛玉房里的丫鬟,她夜里偷偷出去烧纸,保不定就被薛姨妈看见了,然后派个自己的小丫鬟去告诉恶婆子。

  当然这也是我的臆测,反正这对薛家母女一靠近林黛玉,林黛玉就有麻烦,后面的事也印证了。

  如果说这事是薛宝钗或者薛姨妈干的,那她的动机是什么?藕官只是个戏子、丫鬟,跟宝钗、薛姨妈无冤无仇,犯得着跟她过不去?

  藕官是跟宝钗没仇没怨的,但错就错在她是林黛玉房里的丫鬟。

  王夫人如果因为这事整治藕官,藕官无非是被打一顿,再拉出去配小子。但这事会影响林黛玉啊!藕官这么没规矩,在园子里偷偷烧纸钱摆道场祭祀,这是任何大户人家都不能容忍的。事情闹出来,林黛玉也下不了台,因为藕官是你的丫鬟,你是怎么教导下人的?任由下人做出这事来? 因此,黛玉首先就要担个管教不严之罪。在封建社会,这可不是小事。如果连个小丫头都管教不好,以后怎么做 宝二奶奶?其次,丫鬟做错事,小姐 也会跟著名声受辱,从后面 迎春的丫鬟司棋的事、惜春要撵走自己的丫鬟入画的事,都可以看出来。就算王夫人等不因为藕官的事而责怪黛玉,但黛玉也觉得面子上无光。

  要说动机,薛宝钗做这事的动机:借藕官这事来抹黑情敌林黛玉。

  试想,如果没有贾宝玉恰好将这事圆过去,那王夫人将怎么看林黛玉?

  原本贾宝玉任由芳官、晴雯一群‘骚鞑子’‘狐狸精’胡作非为,已经够让王夫人担心的了。如今林黛玉对丫鬟也是疏于管教,这两人要是结婚了,那这个家还成什么样?

  这事虽然这么糊弄过去了,但后遗症其实还在。

  第二天,夏婆子就将这事抖落给了赵姨娘。“连昨日这个地方他们私自烧纸钱,宝玉还拦到头里。人家还没拿进个什么儿来,就说使不得,不干不净的忌讳。这烧纸倒不忌讳?……”

  芳官后来被王夫人撵走,这事也多少算个引子。

  薛宝钗的这一计谋,说到底没有成功,当然也不算失败,她也知道要扳倒这个情敌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这事还得从长计议。

  前面扑蝶嫁祸,就算是碰巧遇见情急之下的反应吧;这烧纸告密,则是直接向黛玉身边的丫鬟开刀。已经明显算是升级了。可效果依然不明显,那只有出大杀招了。

  “美人心计”(3):燕窝谜案

  故事起始是在第四十五回,但整个事件跨度好几回。

  这一天薛宝钗来看林黛玉,聊起了林黛玉的病情。

  林黛玉说:每年春分秋分之后,都会咳嗽。今年因为玩过头了,比往年病重些。

  但在宝钗的嘴里,黛玉的病完全是另一副摸样了:

  先说黛玉吃了几个太医的药总不见效,应该另请高明的人来瞧病。

  可问题是黛玉寄人篱下,想吃燕窝都不敢开口,怎么敢随便换医生?分明是为难林黛玉。

  又说,“每年间闹一春一夏,又不老不小。”意思是你年纪轻轻成了病秧子,从心理上击垮黛玉。

  果然,一听薛宝钗这话,林妹妹就更加悲观绝望了,黛玉说:“我知道我这病是不能好的了。”

  薛宝钗趁机再补一刀,说:“可正是这话。古人说:‘食谷者生。’你素日吃的竟不能添养精神气血,也不是好事。”

  言下之意,别人‘食谷者生’,唯独你林黛玉“食谷不生”。宝姐姐不是最会说话宽慰人的吗?为什么要这样打击病人原本脆弱的心灵呢?

  显然,薛宝钗是故意的!她是先让黛玉彻底绝望,然后再丢下一根救命稻草。果然,林妹妹轻轻松松就上当了。黛玉叹道:“‘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’,也不是人力可强的。”

  到这时,宝钗终于亮出她的真实目的了——献药方。

  【献药方】

  她的药方,就是“冰糖燕窝粥。”

  林妹妹在绝望中看到救命稻草,岂能不感激?

  并且连连责备自己,说以前以为宝姐姐“你心里藏奸”,其实是错怪了好人。

  然后黛玉说到了自己是寄人篱下,平时吃药已经够麻烦贾府的了,怎么敢为了燕窝粥又劳师动众。

  对此薛宝钗显然早已料到。说自己家有的是,每次就送些来就是。

  于是日后给黛玉送燕窝粥,就显得名正言顺,顺理成章。

  薛宝钗转身一走,贾宝玉来了。就问起了黛玉想吃什么,叫人做了送来。

  黛玉刚承了宝钗送燕窝的情,当然不会跟宝玉说出想吃燕窝的事。只叹宝玉来晚了,早点来,听了宝钗的药方,然后让贾府为黛玉准备燕窝粥,就什么事都没了。

  当然,要是宝玉在,薛宝钗还会说出燕窝的药方吗?

  退一步说,薛宝钗如果真有心为黛玉好,那她完全可以事后将这个燕窝方告诉宝玉啊。

  显然,宝钗没有这么做,她要的,就是让黛玉吃她薛家的“燕窝粥”!

  很多人都感叹薛宝钗无愧是红楼梦里最博学的,一眼能看出黛玉吃的药有问题,而推荐了燕窝方。但就算再博学,就算是懂得一些医理,那也不能随随便就否定好几个太医的方子,而己开个药方吧?红楼梦里的庸医虽然多,薛宝钗就真的比太医们都强?既不评脉、也不诊断表里阴阳,一上来就否定先前的药方,直接就让吃燕窝。言下之意,让黛玉停了以前的药,专心吃她薛家的燕窝粥。平时里宝钗是何等懂规矩的人,怎么连看病开方起码的规矩都不懂了?

  是真不懂耶,还是装不懂乎?

  总之,她这样的伎俩对付中通外直的芙蓉仙子林妹妹是绰绰有余。如果这招用来王熙凤身上试试?王熙凤轻则一声奚落:宝姑娘几时当起太医来了?重则心里冷笑:无事献殷勤,安的什么心?

  【送燕窝】

  接下来就是“送燕窝”了。

  贾宝玉刚前脚一走,薛宝钗就打发婆子打着雨伞灯笼,连夜送燕窝糖片来了。才说了燕窝的方子,就立马连夜送来了燕窝,像是早已准备好了一样。表面上是热心得到家了,实际上体现了急不可耐。

  也是活该出事,要是薛宝钗的婆子早一点到,就能被宝玉遇见,那宝玉就能早一点知道燕窝的事。那宝钗的阴谋,也就可能无疾而终了。

  不过送来的东西,也有古怪。薛宝钗明明说的是用冰糖做燕窝粥,但送来的不是冰糖,而是洋糖!书中说是雪花状的洋糖,相当于现在的白砂糖。而冰糖是大颗粒的结晶体,是冰晶状。不是说好冰糖燕窝吗?怎么送洋糖?两者有什么区别吗?笔者不是郎中,不好评说,只是觉得古怪。就好比你明明要的是人参,别人却送来西洋参,你会怎么想?

  但林黛玉不会怀疑,因为药方是宝钗开的,她送来什么就是什么。

  有人说冰糖和洋糖的药性完全相反,如果是这样,那黛玉吃了这洋糖燕窝,不但不能补阴生津,反而还会旺火生热。

  或许你会说我是小人之心。人家宝钗自己也吃燕窝,觉得好,才推荐给林妹妹,何况林妹妹那个样子,就当死马当活马医咯。

  当然我也只是根据文本来分析,来点出宝钗行为的可疑之处:

  宝钗不该草率否定以前的药方,而自己下药方。

  若真的觉得燕窝药方好,可以事后告诉贾宝玉,让贾府多准备一副。

  说的是冰糖,送来的却是洋糖。

  说好了晚上再来看黛玉,但见宝玉来了,宝钗却不出现了,等宝玉走了,立马派婆子送洋糖燕窝过来。

  “献燕窝”的阴谋,不只是我一人“小人之心”,网上也有很多人有如此洞见。这还不算,就连宝玉也怀疑了。

  【宝玉怀疑】

  在第四十九回:贾宝玉看见林黛玉和薛宝钗两人关系突然变好,心中闷闷不乐。心里还想:

  “他两个素日不是这样的好,今看来竟更比他人好十倍。”

  宝玉见钗、黛二人相好,为什么反而“闷闷不乐”呢?这原本是宝玉所希望而又办不到的事。两人真和好了,宝玉反而不高兴了。难道是宝玉喜欢女人为了他争风吃醋?贾宝玉显然不是这种世俗的男子。更有意思的是,前面写到 黛玉和宝钗 关系好了,他是闷闷不乐;后面紧跟着写 黛玉和薛宝琴的关系好,他则是暗暗纳罕。

  为什么宝钗和黛玉关系好了,贾宝玉反而不高兴?而宝琴和黛玉打得火热,贾宝玉没有丝毫的担心,只是觉得有些奇怪,毕竟林黛玉向来是小性子的,宝琴那么受宠,她怎么不羡慕嫉妒恨呢?

  显然,在贾宝玉的心里,宝琴对黛玉是毫无威胁的,因为她是个“年轻心热”的人;而宝钗,却是个面热心冷的人,圆滑世故,最善笼络人心。林黛玉这样的实心肠子,跟宝钗走得近、打得火热,岂不危险?所以才 闷闷不乐。

  于是贾宝玉就借《西厢记》的台词——“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?”来问黛玉与宝钗究竟是怎么回事。这里是举案齐眉的典故,按理说孟光是妻子,她举案齐眉,丈夫梁鸿来接案,怎么是孟光反而接丈夫举过来的案呢?

  贾宝玉这问林黛玉:你不是向来和薛宝钗斗气使性吗?怎么你们两人突然又好上了呢?

  黛玉说出了原委,“谁知他竟真是个好人,我素日只当他藏奸。”于是把说错了酒令,还有送燕窝的事,都细细告诉了宝玉。

  宝玉虽然解开了疑惑,但还是说:“我说呢,正纳闷‘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’,原来是从‘小孩儿口没遮拦’就接了案了。” 这其实在委婉地提醒:你啊,太单纯了,像小孩子一样,没遮没拦地就接了宝钗的“案”了。

  接着宝玉说出了自己最大的疑惑:“你瞧瞧,今年比旧年越发瘦了,你还不保养……

  黛玉说:“近来我只觉心酸,眼泪却象比旧年少了些的。心里只管酸痛,眼泪却不多。

  黛玉不是天天吃宝钗差人送来的燕窝洋糖粥吗?怎么更瘦了?眼泪更少了呢?按薛宝钗的说法,燕窝是养阴补气的,养阴就会生津,生津怎么眼泪反倒少了呢?津液少了,才会显得越瘦。长得不够丰润水灵嘛。

  很明显是没有养阴,反倒生内火了,所以才津液少,觉得烦躁失眠。

  这事发生在五十回,离宝钗献燕窝有多久了?具体多久不知道,怎么说也要好几个月了,因为是冬末了,下雪了。而宝钗献燕窝时,还正值秋雨时分。林黛玉已经吃了宝钗好几个月的燕窝了,结果却是这种效果!这不由得让我们怀疑,那洋糖燕窝粥有问题。

  在五十二回时,贾宝玉已经直接怀疑燕窝的问题了。

  贾宝玉先问了下林黛玉最近的病情,林黛玉说:“昨儿夜里好了,只嗽两遍,却只睡了四更一个更次,就再不能睡了。”

  宝玉就说:“正是有句要紧的话,这会子才想起来。”然后挨过身来悄悄地道:“我想宝姐姐送你的燕窝……”谁知道一语未了,只见赵姨娘走了进来。

  这段话信息量很大,我们拆分一下:

  1)宝玉走了走了又返回来,不放心,总觉得黛玉的病有古怪。他也知道黛玉的病是每到春分秋分之后有咳嗽的旧毛病,但现在是大冬天怎么还病者?还比以前更瘦了,眼泪更少了?2)黛玉说则说自己不但夜里咳嗽,而且还失眠了,只睡了一个更次。可见问题是很严重了。3)宝玉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疑惑,直接提到了宝姐姐的燕窝。请注意,他是挨过身来,悄悄地说的。谁知那该死的赵姨娘跑来,打断了这个关键的话题。至于赵姨娘为什么总在关键时刻来捣乱,我们等到解读赵姨娘时再谈。

  到这时,贾宝玉知道不能再耽搁了,直接出手,用自己家里的燕窝替代了薛家的燕窝。这事发生在五十七回里。

  除了宝玉,还有一个人也对燕窝起疑心了,那就是紫鹃。紫鹃听说贾宝玉在桃花底下生气发呆,忙来找他,表面上是安慰他,但一开口就是问燕窝的事:“前日你才说了一句‘燕窝’就歇住了,总没提起,我正想着问你。”

  紫鹃真是个好丫头,她敏锐地察觉到宝玉是话里有话。

  但宝玉又怎么可能对一个丫头说出自己的怀疑?何况自己也没有真凭实据。只能将燕窝换掉,然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就行了。

  但这样就真的没事了吗?

  不但没有,接下来的事情,反而更加凶险。

  因为薛家并没死心,而是采取了更加主动的战略:直接打入情敌内部,潜伏在情敌身边。那就是:

  “美人心计”(4):干娘的诱惑

  故事同样发生在五十七回。

  前面刚写到了宝玉换掉了薛家的燕窝。结果因为紫鹃一句“要回苏州去”的玩笑话,害得宝玉犯了呆病。闹出一场风波。接着又是给说薛宝琴、邢蚰烟的婚事,然后又是薛姨妈的生日,忙了几日。也就是大概半个月过去了。恐怕所有人都忘了燕窝的事了,但薛家母女可没忘!

  这不,她们心有灵犀、不约而同地来看林妹妹了。

  【黛玉认干娘】

  见到母亲在潇湘馆,薛宝钗故作惊讶,笑道:“妈多早晚来的?我竟不知道。” 接下来大家聊天,说到了邢蚰烟和薛蝌的姻缘。

  薛姨妈故意扯到黛玉身上:“……比如你姐妹两个的婚姻,此刻也不知在眼前,也不知在山南海北呢”。

  宝钗故作娇羞,当作黛玉的面,扑在薛姨妈怀里撒娇,惹得黛玉眼热伤心。薛姨妈便借机对林黛玉示好,说其实我“心里很疼你的,只是外头不好带出来”,何况“你这里人多口杂,说好话的人少,说歹话的人多。”

  事实上黛玉身边才有几个人呢?而且除了紫鹃和雪雁,后来还有个藕官,其他丫鬟婆子根本没出场,怎么就人多口杂呢?怎么就是说好话的少、说歹话的多了呢?

  很多读者对薛姨妈很有好感,其实是严重低估了她

  俗话说:买田要看塘、娶妻要看娘。有那么厉害的女儿,岂能没有厉害的娘?薛姨妈看似几句贴心话,其实不知不觉地,就离间了林黛玉和身边人的关系,意思是你身边的人,没几个好人,说好话的少,说坏话的多。

  结果林黛玉果然上当了,也被彻底感动了。唉,没爹妈的孩子,哪怕是别人的虚情假意,她也能感动得稀里哗啦。最后还没心没肺地就要认薛姨妈做干娘!

  林黛玉太渴望亲情了,压根挡不住这干娘的诱惑。而这,正中薛姨妈下怀。这样她可以光明正大地来到林黛玉身边。

  而薛宝钗呢?竟然趁机开了一个龌龊的玩笑 —— 让林黛玉嫁给她那个混蛋哥哥薛蟠!

  虽然只是个玩笑,但这玩笑也真够毒的!

  想想林黛玉这么神仙样的人物,要落入呆霸王薛蟠之手……真让人不寒而栗。在二十五回,薛蟠第一次见到林黛玉,什么反应?——“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,已酥倒在那里”。

  薛宝钗明知道贾宝玉的呆病刚好,怎么又开这种玩笑?贾宝玉要是听了这话,估计又得气癫狂了。

  接着薛姨妈也开了个玩笑——说要把林黛玉说给贾宝玉。这显得她高风亮节,同时也在试探林黛玉。

  这母女俩轮番开玩笑取笑林黛玉,拿林妹妹开涮,这确实也太欺负人了。

  好在旁边的紫鹃,早看出了薛姨妈的口是心非,于是借机将了一军:“姨太太既有这主意,为什么不和太太说去?”

  这里要为紫鹃大大地点赞,说得多好啊——薛姨妈你既然有这想法,就去跟你的姐姐王夫人说啊。因为王夫人的态度才是最关键的。你当着林黛玉的面,说这种便宜话,摆明了故意让林黛玉难堪嘛。

  最后的事,不用想都知道,薛姨妈不可能去跟王夫人说宝玉黛玉的亲事,她只会到处跟人说:她家的宝钗,命里带金,必须要找个带玉的来配。

  【薛姨妈住进潇湘馆】

  总之,经过这一番操作,到五十八回薛姨妈正式入住潇湘馆,顺理成章地潜伏在了林黛玉身边。

  书中交代了原因:

  恰好那位老太妃已薨,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。贾母、邢夫人、王夫人、尤姨娘、许媳妇等,皆每日入朝随祭,前后得一个月光景。两府无人,整个大观园出现了管理真空,所以让薛姨妈进入园子。由于薛姨妈已经是林黛玉的干娘,自然住到了潇湘馆。

  书中写道“贾母又千叮咛万嘱咐,托她照管林黛玉,薛姨妈素习也最怜爱黛玉,今既巧遇这事,便挪至潇湘馆来和黛玉同房,一应 药饵 饮食十分经心。”

  看到了么?又是药饵饮食!

  薛宝钗给黛玉开药方,送洋糖燕窝;薛姨妈来了,依然只关注林黛玉的吃药问题。

  本来是让薛姨妈来是照看、代管大观园的,但书上说薛姨妈,“一应 家中大小事务也不肯多口”,只是一心照看林妹妹的“药饵饮食”。

  如此看来,虽然燕窝已经换成贾母给的,但你贾母派人送来的燕窝,依然要经过薛姨妈的手!可笑贾母、贾宝玉,千算万算、千防万防,依然逃不出薛家母女的算计。

  这一个月下来,林黛玉 被薛姨妈照顾得“十分经心”,前前后后不知道吃了多少薛姨妈经手的“药物饮食”。

  同时,也就是在薛姨妈住到黛玉这里不久,黛玉的丫头藕官出事了 —— 偷偷在园子里烧纸钱,被抓了个正着。我们前面说了,到底是谁告密的,或者说是谁发现的,一直是个悬案。其实薛姨妈也是有嫌疑,她住在潇湘馆,又是代管大观园,藕官出去烧纸,很可能被她察觉。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

  薛宝钗的四个美人心计,后面三个更多的是本人的主观推断。书中并没有直接说明。各位有什么不同意见,欢迎到评论区讨论。

  红楼梦还有一个最大的悬案,是整个贾府由盛转衰的标志,那就是傻大姐捡到绣春囊事件。这个案子里,其实最大的嫌疑人,也是薛宝钗!这个我们下一回详谈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 薛宝钗简介(红楼第一腹黑女薛宝钗) 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 http://sdlxxbh.cn/n/7199.html

历史奇闻 姓杨的历史名人(这里有10位杨姓历史名人)

杨姓,中华姓氏之一,最早源于春秋时期的杨国(今山西省洪洞县),为隋朝国姓,是一个典型的多民族、多源流姓氏,主要源自姬姓及少数民族改姓等。杨伯侨为得姓始祖。 杨姓在宋版……

历史奇闻 嫡妻不如美妾小说(腹黑杀快穿甜宠文)

原创作者:柚子小说集 大家好,欢迎来到柚子小说集,关注小编,每天分享超好看的小说作品!解决老书虫的书荒刻不容缓! 作为一个8年看小说经验的老书虫,今天小编又来推荐好评不……

历史奇闻 贾雨村乱判葫芦案(见风使舵葫芦案)

塬君读红楼 雨村初授应天府, 人命官司接踵至。 只因两家争一婢, 有情薄命冯渊死。 敢知为谁得横祸, 被拐流落甄英莲。 本要公断报皇恩, 哪知主角是薛绅。 一见僧献护身符,……

历史奇闻 四人帮的后代(四人帮的他死后墓碑至今不敢留姓名)

世上有多少无字碑和无姓名碑,没有人去认真数一数,有的墓碑虽然没有文字或没有死者的姓名,但也会引起人们的注意。 最令人赞叹的无字碑当然是武则天的墓碑。武则天是中国第一……

历史奇闻 fatezero七个英灵介绍

大家好,我是小编,欢迎阅读文章!喜欢的话点个关注吧!不强求,真的! Fate系列的名声在动漫界可以说是数一数二了吧,去年的HF线动画化的上映,以及bilibili组织的赴日观影活动让fate近……

历史奇闻 舒畅个人资料(娱乐圈的十大女星排名,第一名家世背景最厉害)

第十名:佟丽娅 佟丽娅1984年出生,锡伯族,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,外形奇特独特,出演北京爱情故事沈冰,简单的衣服,素颜的脸颊,给人干净清爽的感觉,嫁给了后来的保姆是贤妻……

历史奇闻 普鲁士王国的崛起之路(普鲁士王国历史)

纵观普鲁士的崛起之路,有三个因素至关重要。一是国家军事化;二是把握好机会,不要让运气溜走;三是抱对大腿。前两个因素已经有很多人解说过了,咱就不多说了,今天专门讲讲抱……

历史奇闻 日本历史剧推荐(不输宫斗剧的日系历史剧必看片单)

目录 以小搏大,永不放弃:《笃姬》 没有极限的华丽宫斗:《大奥》系列 媲美电影的历史伟人传:《龙马传》 《真田丸》 逆将的传奇一生:《麒麟来了》 永远不衰的日本历史经典……

历史奇闻 孔祥熙简介(民国财长孔祥熙)

民国财长孔祥熙,故居山西太谷城。院中一道中轴线,南北排列三进院。各院之间门相通,隔墙窗户多造型。斗拱飞檐主建筑,雕梁画栋七彩虹。各院风格不一样,浓淡相宜典雅形。室……

历史奇闻 马克龙访华三天有何收获(国造船史最大单笔订单)

每经编辑:李泽东 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三天收获颇丰。 据新华社消息, 4月6日,中法两国元首共同见证签署农业食品、科技、航空、民用核能、可持续发展、文化等领域多项双边合作……
管理员班建红
男,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有点犯二,闲着没事喜欢研究各种兵法。兵法,用兵作战的方法、策略施诈于漫漫千军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1401175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